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频 > 【廉政文化征文大赛作品 17】我一直都在

【廉政文化征文大赛作品 17】我一直都在

关键词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08 08:00:01

中国水头世界石都

水头镇官方微信公众号



我一直都在

林珊珊(水头中学)


又是个不眠夜。

空中,凛冽的寒风呼啸着,扰乱了弥漫的云雾,送出那抹皎洁的月光,如梦如幻,泼洒着冰凉的台阶上,孤独而渺小的身影——那就是我。

“我凭什么管她们啊!她们又不是我亲生的!”继母竭嘶底里的怒吼,如利刃般,一刀一刀扎进我的心里,淌着鲜血。我颤抖着,尽量压低自己啜泣的声音,把脸深深地埋进双膝里,不愿再抬起。


为什么,别人触手可及的幸福与我这么遥远?

就这么哭着,哭着,面前突然出现一幢低矮的、结实的石屋子——没有华丽的装饰,亦没有高耸的外表,有的只是门前叠着的几摞木柴和屋内陈旧的摆设。

而那个,曾经高不可言的台阶前,坐着一户和睦的家庭——两个未褪去婴儿肥的女娃娃被护在中间,较大的与父亲“促膝长谈”着,较小的则躺在母亲温暖的臂弯中,一手牵着姐姐,一手被母亲握在掌心里,脸上挂着个无比天真的笑容,不时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——那,不就是童年时候的我吗?



只见母亲双手抱住我,准备放置在台阶上——哦,又到了日常的读书时间了。可是母亲的怀抱是多么令人不舍啊!我心生一计,耍起了惯用的小把戏——一个劲地放声大哭起来,声音惊天动地泣鬼神,扮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,伸出了双手。

果然,我看见母亲眼里的心疼与犹豫。眼看就要得逞了,父亲却一声喝下:“别抱她!哭什么,不许哭,再哭就打你了!”还作势举高了手。

我被这强大的威严震慑住了,愣了五秒,揪住母亲的衣服躲到她身后,像是小孩有了靠山的心理,更加肆无忌惮地扯开了嗓子鬼哭狼嚎。

父亲被逼急了,迈开腿就准备进屋取衣架,却被母亲拉住了,柔声劝道:“孩子还小,你跟她呕什么气呢?”把我从身后拉回眼前,双手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,凑近讲道:“囡囡,你乖一点,等下跟姐姐一起学,好不好?”鬼使神差的,我想像是突然开窍了,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。

于是,我和姐姐便围坐在母亲两旁,靠在她身上——母亲用那双因劳累过度而不满老茧的手,翻开《三字经》,指着句子柔和地念道:“香九龄,能温席。孝于亲,所当执。融四岁,能让梨。首孝悌,次见闻……”我们也跟着,奶声奶气地学习。

午后的阳光十分温暖,拨弄着被微风吹动的窗帘,轻轻洒在母亲的脸上,无比美好。我们仨就那样,紧挨在一块儿,乘着午间的凉风,让郎朗的读书声久久萦绕在耳畔,挥之不去……

突然,一阵寒风袭来,我不禁打了个冷颤,一下子清醒过来——原来我不小心睡着了。才发现肩头有一种厚实感,而地上却不知何时多了不被拉得细长,显得无比高大的身影。



转头一看,父亲拖着他那幅疲惫的身躯正站在我身上,手中还抓着已为我盖上的外套——他的眼神黯然,布满了红血丝,眼眶周围裹着浓厚的黑眼圈,流露出一种愧疚;面容憔悴,几条皱纹延绵着,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我连忙别过头去,装作被风沙迷了眼的模样,悄悄拭去眼角的泪痕,轻轻唤了声:“爸。”

父亲把他无力的手垂下,和我并肩做成一排,用一种语重心长,又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:“女儿,是老爸没用,对不起你啊!”他顿了一会儿,“可她终究是你的母亲,你能不能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刹那间,我便懂得了父亲未说完的话。月色朦胧,照耀着大地。不知是因时间的磨炼还是这月光,父亲的头发像被收割过的庄稼茬,竟染上了刺目的银色。眼前仿佛又看见母亲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我走来,用那依旧轻柔的语调讲道:“囡囡,母亲一直都在,只不过,是换了个模样留在你身边。”又随风飘散了。

的确,那个我称为“继母”的人,也是我的母亲,她是母亲下半辈子的伴侣,是要陪老爸一直,一直走下去的人。或许,我,不能再耍小孩子脾气了。

我取下身上盖着的外套,站起身来,为父亲披上,微笑着说道:“爸,我会的。”然后深吸一口气,走进客厅——继母此时正坐在椅子上,脸因愤怒而涨得通红,看见我进来,眼里的火气消了大半,取而代之的是吃惊。

“……妈,别生气了,我们一起坐台阶上乘凉好吗?”我鼓起勇气走上前,牵起她的手,重新来到父亲身边紧挨着坐下。他的眼神里满是欣慰。

这时,我听见风的脚步声变轻了,月光变得更轻柔了,洒进了每个人的心田。

母亲,我终于明白了——你一直都在。


【初中组二等奖作品】



分享 2019-11-08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